书香青海 · 数字出版发布平台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通知公告

西游小记——到了长安(二)

2019-07-10摘自《热闹中寂寞而行:张恨水旅行笔记》原文地址

到了长安(二)

文/张恨水

曲江与乐游原

曲江这两个字,念过唐诗的人,便会觉得耳熟。据传说,这里秦是宜春院,汉是曲江,隋是芙蓉池,到了唐朝开元年间,大加修理,周围七里,遍栽花木,环筑楼阁,可以任人游玩。虽不及现在的西湖,至少是可以比北平的北海的。唐诗上随便翻翻,可以翻到曲江饮宴的题目。就是唐人小说上,也常常提到这地方作为背景。我到了西安,就曾问人,曲江这地方还有没有?同时念着那杜甫的诗:“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滨多丽人。”和朋友开着玩笑。朋友答复,都说还有遗址可寻。这在我们有点诗酸的人,就十分高兴了。在一天下午,借了朋友的汽车,坐出南门,在那浮尘堆拥的便道上,驰上了一片土坡,那土坡高高低低,略微有点山形,在土坡矮处,有几棵瘦小的树,映带着上十户人家,在人家黄土墙外,有座木牌坊,上面写了四个字“古曲江池”。呵!这里就是了。当时和两个朋友,下了汽车,朝了人家走去。人家在洼地所在,门口是一片打麦场,东北西是土坡围着,向南有缺口。四周看看一点水的地方也没有。至于那四周的土坡,只是些荒荒的稀草,哪里还有什么美景?但是据我的捉摸,这人家所在,便是当日曲江池底,由南去弯弯的洼地,正是引水前来的池口。因为由洼地到土坡上面相差有四五十尺,轻易是填不起来的。大概多少还留着原来一点形迹。我和朋友都不免叹了两声桑田沧海。在这曲江池的东南边土坡上,荒草黄尘,远远地看到西安城堞,在这黄黄的斜阳影里,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情趣。这地方就是乐游原,在汉朝的时候,春秋佳日,都人士女,都到这里来游玩。李太白的词上说:“乐游原上清秋节,咸阳古道音尘绝。音尘绝,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”这似乎在太白当年,这地方已不胜有荆棘铜驼今昔之感的了。

武家坡

这三个字写了出来,读者不免要大大的吓上一跳,这不是一出京戏的名了吗?对了,这就是京戏上的《武家坡》。西安人很少舌尖音,水念匪,天念千,典念检。他们的秦腔里面,有一出本戏,叫《五典坡》,是演薛平贵、王宝钏的事,由抛彩球起,到算粮登殿为止。京戏可叫《红鬃烈马》。这五典坡,就在曲江池的南边深沟里。西安人念成五检坡,京戏莫明其妙的,就改为武家坡了。这一道深沟,弯曲着由西向东南,在北岸上,有三个窑洞门,都封闭了,传说那就是王宝钏为夫守节的所在。南岸随着土坡,盖了一所小庙,里面有王三姐和薛平贵的泥塑像,像后面土坡上有个黑洞,说是能够点了油灯照着向这里上去,另外还有一篇神话。其实也不过是看庙的人,借此向游人讹钱罢了。薛平贵、王宝钏这两个人,本来是不见经传的,这武家坡当然也有疑问。但是西安的秦腔班子,几乎每日都有唱《五典坡》这出戏的,其叫座可知,那故事深入民间也可知了。

雁 塔

在科举时代,恭祝人家雁塔题名,那是一句很吉祥的话。这雁塔在慈恩寺内,寺在曲江池西北角,到城约五六里路。这寺和别的寺宇不同的,就是在正殿之前,列着一层层的石碑,不下百十来幢。当唐朝神龙年后,选取的进士,都在这里碑上题上他的芳名。而雁塔也就因为这样流传士人之口,直到于今。塔在殿后高高的土基上,塔门有唐朝褚遂良的《圣教序》碑,并没有残破,也是为赏鉴碑帖的人所宝贵的之一。这个塔和开封的琉璃塔,恰好相处在反面。那琉璃塔是实心的,只在塔心划开一条缝,转了上去,所以塔里没有一寸木料。这雁塔却是空心的,倚靠了塔墙,四周架了栏杆板梯,临空上去。所以有三四个游人扶梯登塔的话,只听到,“登登”的一片踏木梯声,而且在上层的人,可以看到下层的人,便是其他的塔,也很少这种构造的哩。这个庙,在隋朝叫无漏寺,唐高宗为文德皇后改造过,改名叫慈恩寺,直到于今。

小雁塔

这塔在大雁塔西边,下面是荐福寺,塔虽有十五层,却比慈恩寺的七层塔矮小得多,所以叫小雁塔。这里有两种神话,说是地震一回,这塔就会裂开,再震一回又合起来。又庙里有口钟,是武功河边捞起来的,相传有女人在河边捣衣,声闻数里,于是就掘得了这口钟。因为“雁塔钟声”,是关中八景之一,所以在这里顺带一叙。

新城与小碑林

在西安的人,听到“新城大楼”这个名词,就会感到一种兴奋。便是国内报纸,每记着要人驾临西安的时候,也会连带的记上“新城大楼”这四个字。原来这是绥靖公署宴会的场合,要人来了,总是住在这里的。既是官衙,怎么又算西京胜迹之一哩?就因为这里是明朝的秦王府,四周筑有土城,土城里,很大一片旷地,是前清驻防旗人的教场,旗人也就驻防在东北角上。辛亥军事城里一场大火,烧个干净。民国十年,冯玉祥派人把这里重新建造了,叫作新城。到宋哲元做陕西主席的时候,更盖了一幢中西合参的大厅,因为下面有窑洞,所以叫大楼。合并两个名词,就叫新城大楼。大楼后面有个敞厅,里面立有大小石碑二三十块,其中颜真卿自撰自书的《勤礼碑》,最为名贵。这块碑,宋时,很多人模仿,元明就失传。民国十一年,在西安旧藩台衙门里挖出,虽然中断,全文不缺,据人推测,已埋在土中一千年了。小碑林里有了这块碑,所以这个地方,也成为胜迹之一。只是这在绥靖公署里面,地方太重要了,游人是闻名而已。

摘自《热闹中寂寞而行:张恨水旅行笔记》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