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香青海 · 数字出版发布平台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通知公告

我为什么要当编辑?

2019-07-04出版商务周报;原文刊载于《文轩人》原文地址

我为什么要当编辑?

说来好笑,作为一个编辑,我经常会在别人问到工作时多少感到些尴尬,这源于多年前的一段经历。当时陪一位作者到某地采访,中午在一个村镇吃饭,桌上有几位当地同志,别人介绍,说我是“出版社‘下来’的编辑”,几位同志一下子热情之上更加殷勤,大声赞叹厉害厉害,四面围坐,布菜调羹,周到得我这个刚入行不到两年的编辑小兵飘飘然,作为出版工作者的自豪一时鼓荡于心胸。

但后面的事情就让人有些搞不懂了,我本来是去陪作者采访,却被几位同志单独拉着在当地参观了半天,他们说了很多当地的经济建设成就,请我务必“在报纸上多报道报道”,临走时后面一位同志还大声挥手告别:“下次再来啊,程记者!”

当时心里想啥已经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自己红着脸几步跑上车,作者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。

这件事儿带来的尴尬劲儿很快过去,但直到今天,我还会时不时想起那几位错把李鬼当李逵的同志——如果今天我再见到他们,我能向他们解释清楚编辑是干啥的吗?要是他们问我为啥选择当编辑,我该咋说呢?

我可能会对他们说自己在编辑工作中上过的三堂课的故事。

认真

第一课发生在六年前编辑《陈岳叔叔教你读<弟子规>》的时候。作者陈岳先生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,平时说话轻声细语,待人亦是不疾不徐。但那天我接到陈先生发来的消息,告诉我他在已经印刷完毕的书上发现了几处注释内容的错误——其中有几处是我在审稿时候没发现的,还有一两处是我给改错了的。


当时我还是新丁一枚,听到消息也是懵了,心想这可咋办?

平日里一向很好说话的陈岳先生,这一次却十分坚持。

于是几天后,主任带着我和陈先生在仓库碰头,平时衣着飘逸的陈先生那天是一身短打。我们和另外几位同志,用带内容的不干胶把书上想修改的地方一个个给粘贴盖上。几千册,一本一本地粘。

那天到最后我们也没能粘完,后来陈先生又先后组织了几次人去。

这件事,让我懂得了什么叫认真,作者对自己的作品认真,编辑对审稿也该同样认真。

为啥要这么认真地较劲?因为我们的书是给孩子看的,认真的书才能把认真的态度传递给孩子。

我想,要是我当时问陈先生这个问题,他多半会这么回答我。

情怀

第二课是在2013年,为了出版一本反映川陕根据地红军的少儿小说,我和社长陪作者张品成先生到通南巴革命老区采风走访。这天车到一处山崖边,张先生忽然招呼让停,听当地人说这里当年是红军的兵工厂,他要去看看。车停下来,张先生蹿出车翻过路边,几下就消失在崖下的树林里。

社长和我走过去,发现张先生已经到了林子另一侧的山崖上面。崖上的小道,据张先生后来说,都是红军当年走过的老路。但多年无人行走,已是草莽丛生,多有断塌。看着张先生在上面走得大步流星,我们只好小心翼翼地跟上去,一直气喘吁吁地随他来到一处当年兵工厂的遗址前。说是遗址,其实就是一栋破旧的老房。

“上面柱子上好像刻得有字!”话音刚落,张先生已经沿着房柱攀上了二层,带起无数灰尘蛛网落下。我急忙跑到下面,心想万一楼板破了,他掉下来咋办。张先生却不在乎,只在上面拿着手机使劲拍。

这栋楼,还有楼上柱子刻的字,后来都被张先生写进了小说《王坪往事》里。那栋有着历史记忆的楼房,可能过不了几年便会湮灭于世。它承载的光辉岁月,却在这本书里永远活了下来。

《王坪往事》出版后得了很多奖,广受好评。但我想,让年近六十的张先生在山道上健步如飞的,肯定不是后面的荣誉,而是他对红军历史发自内心的真诚情怀。

情怀,是张先生和《王坪往事》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一课。

意义

第三课就发生在去年,一天领导忽然通知,让我陪司机师傅一起去接一位重要的客人来社里。这位客人可不简单,他叫戚发韧,被称为我国“载人航天之父”,曾经主持过“东方红”卫星的研制工作,是“神舟”一到五号载人航天工程的总设计师。

想到要去见这么一位大人物,我心里既忐忑,又激动。倒不是出于别的,而是之前在参与编辑《中国人是怎么上天的》这套航天纪实文学时,读了很多关于这位航天工程总指挥的故事——他如何在不利的时代环境下克服困难坚持研究,他如何在神舟研制面对重重考验时艰难破局,还有他当年和同事们如何在实验事故中九死一生……

但等我见到戚发韧先生时,面对的却是一位慈祥的长者。去社里的一路上,他的一席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影响:“我很怕和小学生交流,因为他们看到来的是科学家,就会认为这个人肯定什么都懂,也就什么问题都会问。我早年搞导弹,后来搞卫星、飞船,这方面的问题,我一般都能回答。但小朋友还会问些我知识范围以外的话题,其中一些关于宇宙和星球的问题,我确实回答不上来。所以,我现在还要继续多多学习。”

在他的身上,一点都感受不到作为“名人”的矜持,全是谦虚、尊重和谦和。

下午送戚发韧先生离开,目送轿车远去,我的心中全是感慨:要是之前没有编辑过《走出地球村》,我如何能将刚才那位温和低调的老人,与他当年经历的那些热血澎湃的航天史诗联系起来?我们编的书,让戚发韧先生、还有他当年的同事——那些真正的民族脊梁们的故事,让更多人知道,让后来人传诵,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!这种意义,不正是我们每一位辛劳工作的编辑,在内心深处孜孜以求的梦想吗?

那一刻,我的心中充满了幸福。

我想,有了这三堂课的故事,我应该能自信满满地告诉别人我为啥要当编辑了。

因为,我所从事的,是一项认真的、充满情怀的、赋予自己的人生以意义的事业。  

商务君来介绍一下今天文章的作者:

程骥于2010年进入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工作,9年间策划、编辑出版的图书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:《亲吻春天》荣获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奖;《中国最美家教书·弟子规》荣获2012年桂冠童书奖;《中国儿童文学名家精品畅销书系》荣获2012年四川图书出版奖一等奖;《慕容老师的心灵花园》荣获2012年冰心儿童图书奖;《王坪往事》荣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、2014年冰心儿童文学奖、四川省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优秀作品奖;《走出地球村》系列被中宣部、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列为2015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选题,并入选2016年国家出版基金、2016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,荣获2016年文轩好书奖。此外,其带领的北京编辑中心所承担的图书项目《藏族杰出历史人物漫画故事》入选国家出版基金;《两代活佛与红军的旷世情缘》入选四川省2018年重点选题项目。

2016年至今,程骥带领北京编辑中心成员负责统筹迪士尼系列动画、熊出没大电影、熊熊乐园、小猪佩奇、巴啦啦小魔仙、喜羊羊与灰太狼、爆笑虫子、咸蛋超人等15个动漫图书项目,DK百科、小牛顿等6个优秀百科品牌项目,以及《新东方博文读写》《金鸟》等优秀原创项目的编辑开发工作。北京编辑中心作为川少社走出四川、面向全国深度挖掘优质出版资源的一个部门,连续三年出版码洋突破亿元大关,实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。

来源: 出版商务周报;原文刊载于《文轩人》

热门排行